页面载入中...

清华大学古墓或为平民墓

admin 免费在线观看a 2020-01-17 51 0

  简单地说,他的乡村叙事和历史叙事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他笔下的历史戏剧主要在乡村(整个秦岭山区)上演,而他笔下的乡村都有清楚的历史记忆。这样的乡村/历史的叙事,看上去与当代文学的都市化进程分道扬镳了,实际上恰恰是以一种迂回包抄的方式,与当下中国现实 “无缝对接”。他以巨大的文学存在提醒我们,当下都市化进程有一个实实在在的乡村历史支撑着,这样的历史,是城市化进程的 “前身”,也是城市化进程的 “灵魂”。都市读者看平凹先生笔下的农民,最终看到什么呢?我想就正如流行歌曲所唱的:“那就是我”。

  世界意义:抓住中国农耕文化的特性,关注 “沉默的大多数”

  陈众议:在世界文坛的平台上,我认为贾平凹依然是一流的,这是中国得天独厚的土壤与社会本身滋养的结果,并提供了这样的可能性。他写出了中国进入现代化过程中始终支撑着的农耕文化基石,一直紧紧地抓住农民和农民工这些最需要关怀的 “沉默的大多数”;其次,从平凹先生新世纪写的这些小说来看,描绘的女性都非常唯美动人,我用 “新浪漫主义”来概括。就具体小说而言,我把 《秦腔》 《高兴》 《带灯》和 《古炉》 《老生》 《山本》看作两组 “三部曲”,前者从横向截取了中国的现实社会,后者从纵向开掘了中国百年的历史。其三,平凹先生的作品有来自四面八方的世界性养分。

  当然,东西方的评价标准并不相同。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用西方的价值判断来锁定一个作家,我们迫切需要从现在开始,建构自己的话语体系与经典谱系。

  顾彬:好的文学作品应该有世界意义,作品的语言、形式、世界观都是高级的,有创造性的,这种意义是多数人都能接受的。我今天听主持人介绍在英语国家,贾平凹先生已经出版了五部小说译本: 《浮躁》 《废都》 《带灯》 《高兴》 《土门》,并且 《极花》 《秦腔》即将出版;他的作品在法国一直非常受欢迎,继 《废都》 《五魁》 《土门》《古炉》 《高兴》后, 《带灯》10月 17日马上要上市。这就证明了我刚才说的好的中国文学就是世界文学。

  陈众议:实际上已经有30个国家的译本,西班牙、意大利、日本以及中东欧也开始大量出现。

admin
清华大学古墓或为平民墓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