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听央视和国博讲述“中国记忆”

admin 半夜我解开妹妹睡衣 2020-01-17 379 0

  戴锦华从平遥电影节专程赶来上海参加这次活动,为了保持对作品公正而秉持不与艺术家打交道原则的她对于许鞍华也特别破例,“有关她的活动只要能用得上我,让我干什么我都干,卖票我也干”。

  戴锦华谈到,我们通常为了爱一个作品才爱一个艺术家,但是她除了爱许鞍华的作品外,还爱她这个人。“她的电影不光是半部香港电影史,大概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走过的中国,包括两岸三地,包括中国大陆变迁历史的影像画廊,许导影片很有意思但是不强势,每一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的方式进入她的电影,也是进入自己的生命,也是进入20世纪中国的历史。”

  王安忆:很怕自己写《第一炉香》剧本没有《半生缘》那么好

  许鞍华的电影里,最喜欢哪部?对于这个问题,王安忆谈到,第一次看许鞍华的电影是《半生缘》,她看过多遍,尽管许鞍华自己认为这部电影拍得不好,但是王安忆认为这是根据张爱玲小说改编的电影中拍得最好的一部,正因为此,王安忆感到自己写《第一炉香》的剧本有压力,很怕自己写得没有《半生缘》那么好。“我离张爱玲写的那个时代远,所以要不断靠近那个时代。许鞍华带我走了好几次香港,还走了澳门,我知道她的用心,她是想让我看看南亚城市和南亚的生活,包括气候、植物和生活方式。有一些地方是我自己不会走到的,同时我也积累了一些小说的材料也不吃亏。”

  而戴锦华非常期待王安忆和许鞍华的合作,王安忆是她最爱的中国作家。许多人因为《长恨歌》经常把王安忆和张爱玲之间建立某种联系,但对于戴锦华而言,她很难把她们俩联系在一起。“我觉得王安忆是当代上海人,我不觉得她是老上海人,许导我也不认为她有朱家姐妹喜欢说的老灵魂,她到今天仍然有一颗年轻的灵魂,怎么让当代中国心灵和一个年轻的灵魂去贴近张爱玲那种苍老和张爱玲的恶毒?所以她们两个联合做《第一炉香》,我抱着期待也抱着悬疑,我作为粉丝不对我的偶像撒谎。”

  戴锦华还谈到,《长恨歌》没有张爱玲笔下的那种恶毒,但她不觉得这是遗憾,只是说明两个人不同,而且她认为电影版《半生缘》确实改得好,但后半部分就不是早期有苍凉有刻薄有恶毒有病态的张爱玲。而王安忆则回应道,她和许鞍华讨论《第一炉香》剧本的时候,就是想克服这个道德感。“因为我就觉得里面的人都那么坏,许导演就说我们做了一辈子好女人,你就让我做一次坏人,我们就克服这个道德感。”

admin
听央视和国博讲述“中国记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